站长的书桌

【白展】【鼠猫】死别

大家好,这是我第一次写文,其实决定要发上来的时候心情非常忐忑。嗯.....所以还是要说一句,萌新出没,求轻喷。

人物ooc,文笔不好求勿怪

其实想写这对cp是一时冲动,嗯......可以说是一顿饭的冲动,可能我对这对最大的执念是那对鱼眼睛吧,哈哈哈,不过,这对是我的初心,是我已经忘了很久的初心

其实每次一提到这对我都想哭,不明所以,却无法抗拒的鼻子发酸。

在这里为这对cp献上我短短几百字的小片段,不仅是为了他们之间那让我们着迷的关系,也是为了在我很久很久以后可以不忘他们之间的感情,不忘自己的初心。



【白展】死别

“唉,你昨晚看微博了吗?”

“看了看了,啧啧,乔任梁怎么就死了呢?”

“谁知道呢?”

“可惜了可惜了......” 

......

胡宇崴站在化妆间的门口,静静的听着,但明明只是隔着一层门板,他却觉得里面传来的声音如此模糊,谁死了......乔任梁死了......我的老鼠死了.......身体如同被一桶冰水由上而下的浇下,僵直在门外,泪水不受控的一滴滴砸向了脚下地板。他死了......我怎么办......我为什么还在这里......我该下去找他的......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呢......

 

新神探联盟陷空岛拍摄地

白玉堂搂抱着展超,嘴角微挑,玩笑般的问着自家小猫:“猫儿,如果爷死的比你早怎么办?”展超反身搂紧白玉堂的腰,生气般地鼓起两颊:“怎么说好了同生共死,你还能丢下我不成?”乔任梁的笑微微一滞,摸了摸搂着的人的头,在他耳边烙下一吻:“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,连带着我的那份,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。”

 

时光流逝,回忆却在时光的长河里变得更加清晰。那时的展超会天真的回吻自家的老鼠,用一句轻轻巧巧的“好”来敷衍。而现在的胡宇崴却只想时间倒转,抱紧乔任梁,说一句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你不能丢下我。”可惜,生死缘散,万般皆是痴念。胡宇崴明白从今往后,他再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活。

 

“宇崴,快去化妆,就快到你了。”肩上一重,胡宇崴像是突然惊醒,抬手抹了把眼泪,打开了化妆间的门,“好,我马上到”嗓音是一如既往的快乐阳光,如果没有那一丝沙哑。

 

从今天开始,活着的只有胡宇崴,为了乔任梁而生的胡宇崴。

从今天开始,这世上再无展超,他没有被丢下,而是和爱人同赴奈何。


叶神生快!作为一只手残党,就只能耍点小心机,表白叶神了,嘿嘿嘿 @茨木边艹酒吞边

叶神生快!5月29日零点准时发送!

叶神,生快!
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!

与子成说

小时候无聊写的尽然还能找到,也是难得